主页  >>  pk10冠军杀1码公式  >>  正文内容

秘鲁发现有可能是世界最大规模的儿童殉葬地
2018-05-06

[摘要]在秘鲁北部海岸一处临太平洋的悬崖之上(靠近奇穆王国的首都),考古学家发现了迄今为止,美洲乃至世界历史上最大规模的儿童献祭遗址。

公元1450年左右,在秘鲁北海岸,有140名儿童和200多头美洲驼在一场献祭活动中惨遭杀害。上图是一具儿童(左)和幼年美洲驼(右)的骸骨

在秘鲁北部海岸一处临太平洋的悬崖之上(靠近奇穆王国的首都),考古学家发现了迄今为止,美洲乃至世界历史上最大规模的儿童献祭遗址。据推测,在大约550年前,有超过140名儿童和200只小美洲驼在一次祭祀仪式上被杀害。背后的原因究竟是什么?

考古学家接受《国家地理》采访时称,有证据表明,他们发现了美洲乃至世界最大的儿童殉葬遗址。

大约550年前,在之后成为奇穆帝国(Chimú Empire)首都外围的太平洋沿海山崖上,140名儿童和200头年幼的美洲驼在一场宗教仪式上献祭。

这场科考调查还在继续当中,负责人是秘鲁特鲁希略国立大学的Gabriel Prieto和美国杜兰大学的John Verano,团队成员来自多个国家,拥有多个学科背景。该项目得到了国家地理学会的资助。

尽管在现代科考发掘和西班牙殖民时代的编年史中,早已记载了阿兹特克人、玛雅人和印加人的人类献祭事件,但是,在鲜为人知的奇穆王国发现大规模的儿童献祭,在美洲甚至全世界尚属首次。

一天时间内,考古学家们就发现了十几具在干燥的沙土中保存了500多年的儿童遗骸。他们中的多数人在献祭时,年龄仅有8到12岁。

人体人类学者Verano已在该地区工作了30多年。他说:“我从未想到会发现这种遗址。我想其他人也想不到。”

该献祭遗址的正式名称为Huanchaquito-Las Llamas,位于距离海面300多米的低矮绝壁上,处在秘鲁北部万查科(Huanchaco)地区的居民区中间。在距离它不到1公里的地方,就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地昌昌古城,即古代奇穆王国的行政中心;在古城的城墙之外,便是当今特鲁希略州的首府。

奇穆王国在鼎盛时期,领土范围从当今的秘鲁-厄瓜多尔边境到秘鲁首都利马,覆盖长约960多公里的太平洋海滨及内陆山谷。

在前哥伦布时期的南美洲,奇穆王国的版图仅次于印加帝国,而公元1475年,庞大的印加帝国军队给奇穆王朝画上了句号。

这张卫星图大致展示了Huanchaquito-Las Llamas献祭遗址,与奇穆王国首都昌昌古城的相对位置。

发掘地点Huanchaquito-Las Llamas(胡安查奎托-拉斯拉马斯,研究人员一般简称为“Las Llamas”)第一次登上新闻头条是在2011年。当时,Prieto带领的科考队在进紧急发掘中,发现了42具儿童遗骸和76具美洲驼骸骨。作为一名考古学家和万查科(Huanchaco)当地人,Prieto当时正在附近一座3500年历史的古庙中发掘。当地居民告诉他附近海滨的沙丘里,冲刷出了一些人类骸骨。

2016年,这场发掘结束时,共发现了140具儿童骸骨和200具幼年美洲驼骸骨。根据墓葬中的绳索和织物的放射性碳元素测定,该遗址的年代可追溯到1400至1450年之间。

许多儿童的脸上都涂着一种红色的朱砂颜料。在献祭仪式上,他们的胸膛被人切开,可能是为了取出心脏。献祭的美洲驼似乎也遭受了同样的厄运。

从这些儿童和美洲驼的骸骨来看,胸骨上都有切口,而且肋骨错位,这表明这些受害者的胸膛可能曾被切开、撕开过,目的可能是为了取出心脏。

在这些儿童和动物中间,还有一男两女共三名成年人。由于这三具骸骨头部有钝器伤,且没有陪葬品,因此,研究人员推测,他们可能在祭祀活动中扮演了一定角色,但随后不久也被杀害。

这140名殉葬的儿童年龄从5岁到14岁不等,其中大多数在8到12岁。多数人埋葬时都面朝西方,朝向大海。美洲驼的年龄不到18个月,大都朝向东方,面向安第斯山脉的高峰。

考古学家Gabriel Prieto发掘出了500多年前的海滨殉葬遗址。他培养的一批学生,将成为记录万查科历史的下一代科学家。

研究人员认为,献祭的所有人类和动物都死于在同一场祭祀活动,理由是在东侧几乎未受扰动的、约700平方米的遗址中发现了干燥的泥土层。他们认为,该泥土层曾经覆盖着举行祭祀仪式的整个沙丘,而在准备墓穴及随后的献祭过程中,该泥土层被人翻动过。。

考古学家在泥土层中发现了许多脚印,来自于穿草鞋的成年人、光脚的儿童、狗和幼年美洲驼,还有一些深深的拖动痕迹,表明一些四条腿的动物并不情愿行走,而是被强制拖拽到此。

通过对脚印的分析,考古学家重建了这场仪式的场景:一群儿童和美洲驼可能是被人自北向南带到悬崖边上,聚集在该遗址的中心,然后被杀死后埋葬。还有一些儿童和动物的遗骸留存在湿土中。

2011年,当地居民告诉考古学家Gabriel Prieto说,他们家附近的沙丘上露出了人类的遗骨。

在200具美洲驼遗骸中,许多遗骸历经500多年仍然保存十分完好。研究人员甚至能复原当年绑在它们身上的绳索、胃内容物,以及它们皮毛上粘附的植物。

一头小美洲驼(左)和被布裹住的儿童埋葬在同一个墓穴。这一现象在Las Llamas遗址很常见,但在前哥伦比亚时期的安第斯地区则很罕见。

据初步的同位素研究和头骨修复分析,这些儿童和美洲驼都是从奇穆王国偏远的角落被送到这里的。

如果考古学家的结论无误,那么,Huanchaquito-Las Llamas遗址就可能是世界史上单个最大规模的儿童献祭遗址。

在此之前,有物理证据的最大规模的儿童献祭事件,源自阿兹台克帝国首都特诺奇提兰(今墨西哥城)的大神庙遗址,其中殉葬的儿童有42名。

在美洲以外,考古学家也曾在地中海地区的腓尼基古城中也发现了儿童献祭的证据。如此看来,这种仪式活动曾经持续几十甚至几百年。

不过,Verano强调,Las Llamas发现的这种蓄意的、单次大规模的献祭活动,在整个考古界也极为罕见。

通过对Las Llamas发现的骸骨进行分析,研究人员发现,这些儿童和美洲驼都是因胸部遭受统一高效的横切伤而死。这种毫不迟疑的伤口表明,刽子手是一个或一群训练有素的人。

国家地理受助者Gabriel Prieto(上图)和John Verano(下图)已经在Las Llamas献祭遗址上工作了多年,而他们还将在实验室工作更久,分析遗骸,试图解释这场人类史上前所未有的事件背后所隐藏的动机。

全世界各个地方都曾出现过人祭。科学家认为,在复杂社会的发展过程中,由于社会分化和精英阶层对人口的控制,人祭活动扮演着一种重要的角色。

不过,据英国牛津大学的博士后研究员Joseph Watts称,在多数施行人祭的社会中,杀害的都是成年人。

“在我看来,儿童殉葬现象更难解释。”他说道,然后停顿了一下,“不过,这只是个人之见。”

Las Llamas遗址中只献祭儿童和幼年美洲驼的现象,在考古史上从未出现过。那么,问题来了:奇穆王国为什么要举行这种献祭活动?

厄尔尼诺-南方涛动现象是一种气候现象,能使热带地区的太平洋海域变暖或变冷。在厄尔尼诺变暖时期,赤道附近的海面升温,会带来猛烈的降雨,对沿海的渔业造成严重打击。研究人员推测,Las Llamas的献祭活动,可能是为了试图平息上天的怒火,缓和公元1400-1450年间的厄尔尼诺-南方涛动现象。

Prieto也承认,当他把在Las Llamas的发现分享给学界同行和当地居民后,这也是他们提出来的第一个问题。

研究人员称,发掘过程中发现的湿土层或许是一条线索,因为当地沿海地区通常很干旱,湿土层可能是严重降雨和洪水造成的,而这些天气现象很可能与厄尔尼诺现象有关。

厄尔尼诺现象会使海水温度升高。这一特性可能扰乱了这一地区的渔业。而沿海的洪水可能淹没了奇穆王国大量的农业水利设施。

美国乔治梅森大学的人类学教授Haagen Klaus曾最早在该地区发掘出儿童献祭的证据;具体的发掘地点位于秘鲁北部兰巴耶克山谷中的Cerro Cerillos遗址(10-12世纪)。他虽未参与Las Llamas遗址的发掘,但推测称,在当时秘鲁北海岸的一些社会里,当成人献祭无法消除厄尔尼诺不断带来的困扰时,他们转而开始献祭儿童。

他解释说:“人们会献祭出对他们最有价值的东西。他们可能已经知道成人献祭没有效果。雨还是继续下个不停。因此,可能需要一种新的献祭者。”

研究人员将继续阐释Las Llamas遗址上曾经发生的事件。他们希望最终能解释清楚人类在试图控制不可预测的自然世界时,是为何并如何求助于超自然力量的。

“除非拥有时光机,否则无法知晓真相。” Klaus说道。他补充说,Las Llamas遗址的发现很重要,因为它让我们认识到了安第斯山脉地区人祭活动的暴力性和多样性。

“有种观点认为这种仪式性杀戮是具有契约性的,是为了从超自然的神灵那里获取某些东西。但是,与超自然力量进行协商的试探,其实复杂得多。”

对Las Llamas献祭遗址进行调查的科考队,如今正在努力揭开受害者的历史真相,比如他们是谁,他们从哪儿来。

由于这些儿童年龄很小,无法通过骨骼鉴别其性别,不过,初步DNA分析已经表明这些献祭的儿童中有男有女。此外,同位素分析表明,他们并非全部来自当地,一些儿童可能是来自于奇穆王国不同地区、不同的少数族群。

当时某些高原地区风行的颅骨变形(用绳索捆住儿童头骨,使其变形),也证明这些儿童是从奇穆王国偏远的地方来到沿海地带的。

自从Las Llamas遗址重见天日之后,该研究团队在万查科周围还发现了同时期类似的儿童-美洲驼献祭遗址。他们还将继续在国家地理学会的资助下进行科考调查。

Prieto说:“Las Llamas已经成为了世界上十分独特的遗址,但它仍会让你思索,这一地区究竟还有多少类似的遗址还有待研究,它可能只是冰山一角。”

推荐阅读

推荐阅读